欢迎进入清风书画院,网站正在不断更新中,敬请关注...

“道”底里属性——为物

时间:2017年05月21日 信息来源:清风书画院www.qingfengshuhuayuan.cn 点击:


行道,是我毕生之途;

弘道,是我毕生之愿。

今幸蒙《深圳道教》提供一个平台,愚视为乃学习的好机会,尽管自己学识浅薄,力不从心,仍乐意不辞。

道教者,中国本土本生之宗教。道教文化乃中国文化,欲揭斯文化大举,是炎黄子孙之责,方道子乎。

道者,理也。乃一切行藏举止之纲,是由古至今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繁衍的法度,况乎今为民主集中法制之世。所以,遵理是繁荣进步的保证,守规是社会和谐的基石。道教本旨为入世之宗教,对维系社会安定责无旁贷,历史证明,社会安定才有道教发展的空间。

道教崇道,以道立教,以道说教,以道为最高宗旨,那么,道是什么东西呢?这是一个古老的命题,释者千万,但总不离与时并进,《老子》曰:“道,可道,非常道。”内里包涵了与时并进的说法。既然“道可道”(说),并有多角度的说法,并且“无所不包”,(庄子语意)然而在太空的时代的今天,也应有与时并进的说法,以下笔者将此议题摆上这平台,以供读者讨论。

一、  道生万物——万物以“无”为始源

二千五百年前,中国圣人——老子提出了一个“道生万物”的论述,换一句现代一点的说法,叫做“宇宙创生论”,千百年来,老子的“宇宙创生论”被解说为是一种“无中生有”的生化程式。其实不然,老子的“宇宙生成论”是以“道”为“原点”,“道之为物”的本身是一种比“量子世界”中精微物更细更精微的境界,是超科学,超人类知觉,看不见,听不到,摸不着的“暗物质”,是创造物质和生成宇宙万物的“始质”,是“先天地生”的“原点”。

《老子》十四章:“视之不视,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博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其上不暾,其下不昧。绳绳兮不可名,"复归于无物,是谓无状上状、无物之家,是谓惚恍。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

二十一章:“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二十五章:“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殆,可以为天地母”。

四十章: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四十二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目前科学界正追寻物质的“原点”(始质),当在老子直接了当地告诉我们,这"始质"就是"道,而且说"道"本身就是物,(道之为物)不过此"物"分二个界别,一个"无"界,另一个是"有"界,老子曰:“有生于无”,所以"无"的境界更高。现科学刚进入"量子世界"的大门,但距离“无”的世界尚属遥远,然而“无”的境界是如何的一个状况呢?

在老子的脑海中认为"无"的世界浩大无边,(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有无量的"暗物质"暗能量",(是"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博之不得”的精微物质)在混沌中避离穿梭(惚恍),仰上望去似光非光,(其上不暾)俯下看去似暗非暗,其下不昧)是一个"无状之状,无物之象"之"首场",所谓'状”、所谓"象",本身就是"物"的属性,(道之为物)是处在"无"的境界,这些"暗物质”、"暗能量"在"道场"中醒酿运动,(惟恍惟惚)此时"有"的界别物质开始萌生,(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随着运动加剧,物质不断积聚,形成一个“黑洞",(窈兮冥兮,注:窈解作深黑、广大,冥,解作幽暗昏沉)如是者随着运动的加快,物后的密度也加大,物质明显呈现,(“其中有精",注:精,精微物质。"其精甚真",注:真,解作己非常明现)“有”的界别开始旦生(有物混成)能量开始爆发,(爆炸)宇宙开始旦生,(先天地生)初期物质虽然稀疏(寂兮寥兮)但经过长期的运动,物质的积聚球体增大,可以为天地母"。

二、  道生万物——万物以“有”为基础

运动是物质的根本属性

随着人类科学实践的发展和对科学的认识续渐深化,物质被认为是一切有形的始基。物质并非固有不变的,而是运动不停的。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对运动作了多方面的研究,指出运动有産生、毁灭、增加、减少、变更和地点改变的六点认识,认为神是运动的第一推动者。近代法国哲学家笛卡儿提出运动量不生不灭的思想。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指出“运动就是实有的矛盾本身”,并认为运动中的量变和质变过程以及矛盾是构成事物内在活动的源泉。而唯物主义者主张唯有物质才是世界的本原的世界观,以物质为第一性,而精神是第二性。无论亚里士多德认为神是运动的第一推动者的论述抑或笛卡儿的“二元论”,都是唯神论,都把神作第一性,或者把神高于一切的认识。无论是唯神论抑或唯物论,对物质与运动的关系都有不可分割的认识,二者大致是统一的。西方的神和东方的“道”在“生”的某种意义上也是一致的,区别仅在于“神造”和“道生”的本质上而分说。“神造论”把万物视为死物,是静止被动之物,缺乏“能动性”。而“道生论”则相反,“道”、“运动”和物质的演化过程是关连的,物中有“道”,“道”—物无间,是一个“相辅相承”的过程和关系,物质在其演化的过程中,“道”并不直接参与,只是通过赋予和禀受的关系起作用,是主体与载体的关系。

《老子•四十章》:“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老子在这里强调的是,运动是“道”之属性,通过“预设”的“弱者”为用,运动通过“弱者”为内因,内外交感成为物质发生、发展的动力源泉,“弱者”的预设,是认识“道生万物”论的关键,否则一切成为空话。

三、  老子“一”的境界——是化学元素氢原子的领域

以下是老子“道生万物”论的程式:“道”→“一”→“二”→“三”→万物,在其形式上是由“无”到“有”,所谓“无”,是老子的哲学概念,《老子•一章》曰:“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始者:从女,生之谓也。老子认为,物质的“有”现象是从“无”中生出来的,所谓“无”,并非实无,只是我们无法用感官去感觉它的存在罢了。《老子•四十章》又曰:“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而王弼注:“有之所始,以无为本。”即是说;“无”是“有”以致万物之所本,所谓“无”比“有”更根本,以“无”衬托出万事万物的“有”。在老子的思路中,“无”的境界比“有”的境界更大,“无”是“道”的派生,“道”与物无间,以“无”涵“有”,以“无”通“道”,开“道”生万物的序式,老子之所以用“无”去形容物质的(无,名天地之始)“始质”,因为这种“始质”“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无状之状”、“无物之象的物质”,“绳绳兮不可名”,(注:绳,是古代量度的用具,绳绳,是表示反复量度)恍恍惚惚,无法捕捉,老子用了很多词语均未能说出箇中“始质”形状,只可说一句“不可致诘”。老子说不淮这是微观粒子世界的“量子跃迁”现象,德国物理学家海森伯则称之为“测不淮原理”现象。

“道”由“无”迈向“一”的过度,其现象老子认为无法命其名,晋魏关朗在其撰写的《洞极真经》中称为“冥物”。现代科学家也只可强之名为“暗物质”、“暗能量”,并认识到宇宙空间充斥着无法认别的物质,所以说“无”的境界比“有”的境界大,而且更有深度;科学界能否找到一套究竟物质世界的“终极物理理论”,言之尚早。这一来就曝露了现代科学的局限性。

然而老子“道生一”的“一”又是甚么样的境界呢?老子“道生一”以“无”为迈向“一”的过度,很明显“一”已不是“无”的境界了,否则无所谓“一”。若言“一”已脱离了“无”的境界,而“一”应该有所指,《老子•三十九章》:“万物得一以生。”既言“一”应该有所指,即是说“一”已进入“有”的境界,而“有”在老子的思路中又是甚么的角色呢?《老子•一章》:“有,名万物之母。”《四十章》又曰:“天下万物生于有。”很明显,所谓“有”,只是与“无”相对而言,“有”并不是指万物、而是用以“名万物之母”。所以“有”并不是实有,否则不会说“天下万物生于有”,所以道家学说中的“有”与“万物”是有距离的,这一来老子又贯通了“一”与“有”的关系。

既言“一”即是“有”,“有”即是“一”,“有”“是名万物之母”,“万物得一以生”,那么“一”所指的是甚么境界呢?《淮南子•诠言训》:“一也者,万物之本也。”《庄子•天地》:“泰初有无,无有无名,一之所起,有一而未形,物得以生,谓之得,未形有分,且无间,谓之命,流动而生物,物成生理,谓之形,形体保神,谓之性。”综合而言之,在泰初之前,无所谓“有”与“无”,一片寂静,“一之所起”尚未有形质之物,“未形而分”之“始质”禀受“道”的赋予,且有阴阳二性,“谓之命”,运动无间,“万物得一以生”,“物成生理,谓之形”。

庄子用“一”概括天地万物之所本,通过“命”和“流动”形成理,颇有化学反应的意境,然而“一”在化学领域的境界代表是甚么呢?在前苏联科学家门捷列夫发明的元素周期表中,以氢(H)元素排行第一,氢元素之所以排行第一,是因为氢元素的原子核中只有一个“质子”,如果原子核进化到有二个“质子”,氢(H)元素就变成氦(He)元素,进化到三个“质子”,就变成是锂(Li)元素,如果进化到92个“质子”,它就是大名顶顶的铀(U)元素了,如此类推。第一的意义在于确认一切元素的诞生均由氢元素衍生而来,它是一切化学元素之母,随之衍生其他元素,以致万物。这间接地印证了老子“道生一”的理念是正确的,是科学的,比现代霍金一类的科学家的宇宙生成论有过之而无不及。

四、万物有灵论——是宇宙的“创生原理”

宇宙的整体是一个生命的整体,一个有关连的统一整体,就统一整体的意义而言,事物的发生、发展必被一种规律所支配,这个规律就是大自然规律,它是“道”的属性,“道”的属性内在于万物之中,这种“属性”就是“道”的“创生原理”。

我们探讨灵魂与万物关连的深层次为命题,就以物质的发生和发展以至生命的诞生而言,“道”首先启动物质的运动总阀,并赋予物质活力和创造力,所谓“道之用”,在逻辑上是“有为”的,这个“有为”与释教的“有为”有根本性的区别。《金刚经曰》:“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华严经》曰:“如实知一切有为法,虚伪诳诈,假住须叟,诳惑凡人。”释、老代表两种不同世界观:前者以“离开世界”奔向涅槃为终鹄,后者则是以“创造世界”为宗旨。

《老子•四十章》曰:“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

所谓“反者”:是强者之谓,是向外性的运动态势,如电子围绕核子的运动。

所谓“道之动”:寓意原始的运动总阀由“道”打开。

所谓“弱者”:是一种“不完满性”的预设,这种“不完满性”为追求“完满性”而産生吸力,这种吸力相对“反者”的向外性的运动形成角力,成为持续运动的力量源泉。

所谓“道之用”:用其追求“完满性”的自我意识而成就宇宙大业。

然而“追求”和自我“意识”实为灵魂的属性,这种属性为物质所禀受的或者说“道”所赋予的,这个灵魂属性的东西好像导航仪,指导着物质的发展和演变方向,好像DNA上的密码,规范着物质的发展和演变模式。所谓自我“意识”,也包涵了物质本身的悟性。物质在发展和演变过程中,能使物质本身向上发展,仗凭“道”的导航和规范。物质在进化过程中的失败成为记忆,行之有效的规律成为日后发展的法则,这个成熟过程靠的是物质本身的自我意识和悟性,否则物质的发展可能会原地踏步,也妄谈发展,也没有现今的宇宙。

“道”预设使物质産生追求完满性和自我“意识”,是为“道”的创生原理,是“众妙之门”,所以道教有“万物备于我”的豪言。灵魂以物质为载体,物质以灵魂为主体,灵魂与物质相辅相承,灵魂的发展以至善的道德高台为目标,物质的发展以生命体为目标。

物质循着“道”的规律而发生和发展,使物质由量变到质变,由简单到复杂,由无机质到有机质,由低级至高级,由无生命质到有生命的质体。物质自身由物理感应转化为生物感应,理化的运动性转化为生命的能动性,由物理性进化的流程奔向生命性的流程。一系列的生化流程都遵循在“道”的法则内进行。物质进化的程式由原子到分子,由无机物进化至有机物的生命体,宏观上原子表现为向生命体进发,生命体似乎是物质进化的终极目的。基于“创生原理”,灵魂性的主体使物质産生生命欲望的推动下,衍生出生命意志,生命体为求得生存而表现出来的各种活动就是生存意志。但个体的生命总会迈向死亡,为求延续生命,産生抗拒死亡意识,衍生出延续本命的功能——繁殖,这种行径一方面表现为意识到生命的可贵,另一方面也是对生命意义的肯定,整个生命流的发生和发展均体现于一个物质灵性发展过程,逻辑上定有失败的经历,但整体上不是瞎撞的,失败乃成功之母,失败再失败而成为记忆,向上发展成为精神之诉求,物质依潜在之理性为把握,以感觉、知觉、判断作出反应,这是物质对生命的向往和坚持,务必将自己的进化遵从向上发展的规律,这一切的活动形式是其灵魂属性的表现形式,是内在的理性精神发挥。所以说万物的显现均为灵魂的显现,有物就有灵,风电雷雨、山林石木、日月星辰、飞禽走兽、可见的有形无形,都有灵魂。这是老子对大自然的认识,庄子认为“便溺”均有“道”,这正是万物有灵论的发挥。有“道”之士,常实践“天人感应”,“人与灵合德”,与宇宙共来往的伟大措举,是道教的高层次宗教行为,是修道者的深层次认识。

近年,日本科学家江本胜以水为题材著了几本有关水性的丛书,江本胜先生对水作了大量的研究,证明水有“喜怒哀乐”的表情,如喜欢祝福,讨厌诅咒,分别是非等接收讯息的功能,确实令人匪夷所思。幸庆撰写的是科学家,若换作他人一定会给予一顶“迷信”的帽子。此书对“万物有灵论”给予一定的支持,万物有灵的信仰是中国的主要信仰文化之一,道教是其继承者,常以水寓“道”,而且将水的功德性推崇备至,在其法事科仪中,常借助水之功德进行法事活动,《祝水文》:“清淨法水,日月华盖,中藏北斗,内隐三台,神水洒秽,浊去清来。”《济炼科》:“天一生水,地二生火,水火交炼,自然成真,真中有神,混合通灵。”从上二文内容分析,可见道教对水的功能非常重视和依重。道教认为,无论树木山石、风雷电雨、日月星宿、飞禽走兽、有形无形的都有灵魂,这是道教对万物的深度认识和最大的尊重。《黄庭经》云:“泥丸百节皆有神。”五臓六腑皆有神所治,例如:心神——丹元,肝神——龙烟,脾神——常在,胆神——龙曜,肺神——皓华,肾神——玄冥,髮神——苍华,脑神——泥丸,眼神——明上,鼻神——玉垄,耳神——空闲,舌神——正论,齿神——罗千(请参见《大洞经》、《黄庭经》等)。

无独有偶,近年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发现人体器官移植会改变受助人的性情之消息有大量报导(内容在此不重复,请参看报导)。这间接为“泥丸百节皆有神”提供了佐证,因此也引起了医学界、心理学家的争议。无论你承认与否,一个没有中国文化的西方世界,有此种种现象出现,证明“五臓六腑”皆有神治并非“子虚乌有”,是值得深思的。就以生命的整体而言,人为万物之灵,其整体机能可分为十大系统,(有运动、循环、消化、生殖、防御、神话、排泄、呼吸、内部泌、皮肤)系统与系统之间互相调节,并不需要你自己去支配,相反,你的机体只不过是灵魂的载体罢了,你所表现的一切活动形式,只是为你的灵魂服务而矣。人体细胞以致五臓六腑,均有传递讯息、接受讯息、蓄存讯息和分析讯息的功能,否则生命的整体无以维繫。讯息通过物质本身的运动将讯息幅射出去,一切宗教的行为:如祈祷、祝福、忏悔、济度等形式,均属于幅射讯息达致与神、大自然、物与物之间的联繫,在宇宙能量场中完成交通。

《启师科》:“弟子乃凡身肉体,不能济度于神魂,是用启告天尊作主盟,法力加持,亡魂方可受度。”所以,道士在某个程度上也是一个结集讯息的“能手”,所谓“法事”,若被认为是实践未来科学之行为实不为过。

染色体由DNA和蛋白质构成,DNA是携带遗传基因的物质,染色体因在观察细胞核着色而命名,DNA是一个含有磷酸的物质,称为核酸,其中包括去氧核糖核酸和核糖核酸两种,DNA在细胞核中成双股螺旋状结构,其主要成份是由腺票呤、鸟粪票令、胸腺嘧啶和胞嘧啶组成,遗传的密码就储存于这些化学成份之中,DNA的工作只是复製自己成为细胞骨架,其它建构由蛋白质去完成,所以科学家认为蛋白质的世界更复杂。

 

由细胞的核外,以致胚胎均被一层膜包着,其中就是以水为均衡、保护、输送营养的。水在胚胎中约佔95%,婴儿约佔80%、成年约佔60—70%,水在身体器官中,肝佔70%、胃佔80%、血液佔80%、脂肪佔20%、骨骼佔25%、肌肉佔75%、皮肤佔70%。生命是以水衬托出来的,所以无水就无生命。 

身体中的骨骼系统、肌肉系统、防御系统、循环系统、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生殖系统、消化系统、排泄系统,眼耳口鼻、五臓六腑、七窍九孔等,均由一粒小小的受精卵发展而来,亿亿万万个身体细胞,是根据元始的卵细胞中的遗传密码指令,进行分裂成各种器官细胞。有关器官的建构工程完成了,其有关细胞就停止分裂及其建构工作,一切恰到好处。整个身体尤如一座伟大的、先进的、完美的、自动化的化学工厰。其实这粒受精卵细胞内裡并没有甚么复杂的结构,主要是其23对染色体起作用。人的一生、其身体发育、其生老病死,都由DNA掌管和调节;作为“万物之灵”的人,不能根本改变和参予这项“工程”。医学家若只能读懂DNA的表面结构而不能参透背后的运作玄机,医学便只能永远留于治标而不能治本。


• 白细胞、淋巴细胞、巨噬细胞,它们有独立的讯息系统,是体内国防战士,不须听人的指挥。

• 浩翰的宇宙,尤如“先天太极图”

上述已论证了"道"与物质的关系,而道教以"道"说教,以道为最高真理,以行道为已任,一切宗教行为以"道"的规范将守则,以道为尊,唯"道"是从是道教的不二法门,然而"道之为物",道教是否可以理解为"唯物论"者呢?它有些宗教行为是否在"物质波动性"范畴中活动和实践呢?笔者实在是抛砖引玉,待高明者赐教!

作者简介:黄证道,职业道士,法师,现任香港新中华道教学会会长。


(作者:黄证道(香港) 编辑:admin)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