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清风书画院网站!今天是:

《没有过不去的年》:一部温暖的现实主义力作

时间:2021-01-01 作者: 来源:人民网点击量:
由中国电影家协会、华夏电影发行主办,电影艺术杂志社承办的电影《没有过不去的年》研讨会于12月10日在京举行。仲呈祥、张宏、丁亚平、王一川、李道新等十余位专家学者,影片导演尹力,华夏电影发行董事长王强等主创人员出席研讨会。与会嘉宾就电影的叙事范式、视听语言与艺术风格等方面进行了深入交流与探讨,认为该影片是一部对当下社会有着深入思考的现实主义力作。该影片在香河国华影视基地拍摄完成,计划于近期上映。

华夏电影发行董事长 王强

王强谈到,《没有过不去的年》被媒体评论界誉为一部久违的温暖现实主义力作,是一部应该“小手拉着大手还拉着老手”一起看的影片。这部影片表达了“为爱回家,有爱有家,妈在家就在”等内容,它的话题是多方位的,给人以力量、温暖以及现实主义正能量。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副会长,《没有过不去的年》导演 尹力

尹力表示,该片立足普通大众的情感与2020这个特殊年份的时代主题,通过一家人在春节前几天的生活片断和他们的辗转变换,呈现改革开放四十余年人们生活的变化。这部影片不仅想带给观众温暖,还想让观众感同身受并且生发出一些思考。这个故事不仅是剧中人的,也不只是创作人员融合个人经历的创作,还是千家万户中国人经历过的心路历程。

中国电影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 张宏

张宏指出,《没有过不去的年》展现了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民众思想的变迁和观念的变化,是一部温暖的现实主义作品。在影片音乐的运用上,无论是片中合唱团演唱时其他生活场景镜头的闪现,还是片尾女声深情演唱的《假如还有来世》,都具有现实主义影片的“温情”气质。

中国文联原副主席、书记处书记 仲呈祥

仲呈祥指出,《没有过不去的年》是一部“久违了”的现实主义力作。片中母亲宋宝珍(吴彦姝 饰)的四个儿女分处社会的不同阶层,有不同的性格和处事方式。特别是他们家在安徽农村的邻居,他们身上从中华民族优秀文化所孕育出来的诚实、善良、孝顺的美德,以及母亲宋宝珍对邻居超越传统血缘意识的关爱,都非常令人动容。通过这些人物灵魂轨迹的变化呈现了影片直面人生、开拓未来的现实主义特征。

北京电影学院副校长、教授 胡智锋

胡智锋从三个层面指出《没有过不去的年》是新时代中国电影现实主义创作的一个新标杆:首先是影片对当代中国社会现实的真实性、丰富性、多样性的描摹。第二是影片以对良知的强调来应对社会中的负面问题,给当代中国人非常强的警示意义。第三是影片在批判负面和丑陋之上体现出深层的现实主义关怀。导演用中国传统的伦理智慧化解生活中的无奈,让观众看到人性的光芒。

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丁亚平

丁亚平谈到,影片呈现了一种现实主义美学力量。首先,影片呈现了中国文化的本心、本向和本质。影片对家道主义观念的呈现,既展现了创作者的初心,又反映了观众的生活体验。它情节紧凑,以人物为中心,描绘出当下中国的人物画像与时代精神。其次,影片通过人物的行走全景式地展现了中国,甚至是全球化、多元文化交织下城乡中国的图景,既巧妙又极具现实主义的艺术力量。

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研究中心主任、文学院教授 王一川

王一川认为,尹力导演基于人生体验创作的《没有过不去的年》,既揭示了中国人的精神之痛,也合情合理地展现出中国人重新寻找精神家园的心灵轨迹,尖锐而又温暖。影片最后,一家人在母亲宋宝珍的组织下重新团结在一起,通过这种极具仪式感的镜头,演员和银幕前的观众可以一起更加气定神闲地走向未来。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教授 李道新

李道新指出,影片以独特的方式传递出家庭、亲情的“和合美学”所代表的一种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其中,母亲与四个孩子的叙事范式与艺术电影《春江水暖》具有相似性,这种以母亲作为根与魂的表征,或许正是当下中国电影在探索过程中不约而同的一种集体无意识,而这其中存在着三种导向:寻求国家以及中华民族的文化之根、寻求一种作为个体的生命之根,以及在寻求文化之根与生命之根的基础之上对存在本身、存在之根进行的一种哲理思考。最终,导演关于此类存在本身的复杂性都整合在了一起,达到了感人甚至令人震撼的效果。

北京电影学院中国电影文化研究院执行院长、《北京电影学院学报》主编、教授 吴冠平

吴冠平指出,该影片突破了尹力导演以往浪漫、理想主义的风格。三个空间的交叉剪辑,不断打乱线性叙事的同时也制造着某种情绪,在这个意义上,导演从以往朴实现实主义转向心理现实主义。同时,影片中人物身上呈现出的紧张感是尹力导演以往作品表达中不曾有过的大胆和创新。

北京电影学院管理学院院长、教授 吴曼芳

吴曼芳指出,《没有过不去的年》是一部直抵人心的作品。导演用几个对比、几个冲突、几种矛盾将小与大、长与短、理想与现实的关系融于一炉。从小见大,通过一个家庭射出整个社会;长与短是指通过年前腊月的几天时间反应出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的波澜壮阔、社会变革的方方面面;理想是指这部影片中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慈母形象代言人的母亲宋宝珍,现实是指对影片中其他人物细腻深刻的呈现。从市场发行来看《没有过不去的年》片名与2020年不平凡的气质契合,选档精准。建议主创还可以考虑和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合作,以延长排片期限,让影片有更持久的影响。

《光明日报》文艺部副主任、研究员 李春利

李春利谈到,《没有过不去的年》用克制、内敛的表达展现了一幅现实主义的长卷。影片不是靠感官刺激与激烈冲突来吸引观众,而是在一种意味深长中用平实的内容来打动人,所以能够直抵人心。影片在呈现个体矛盾与焦虑的同时,还展现了一种温暖的现实关怀。导演采用回归的方式来解决影片中人物的困惑——回归到母亲宋宝珍身边,回归到家庭,回归到爱的人身边,回归良心与道德,回归到追求幸福的初衷,提醒人们珍惜幸福,珍惜当下。

中国电影资料馆电影史学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 李镇

李镇表示,《没有过不去的年》采用散点叙事与交叉剪辑的方式,以主角王自亮(吴刚 饰)为主干,串连起所有人物和事情的枝蔓,既纷繁复杂具有生活质感,又井井有条主次分明。影片在深刻揭露与残酷讽刺的同时,也努力呈现人物的孝顺、勤奋、责任感、正义感等美好的品德。影片最终通过过年(道德休憩)这样一个非常具有仪式化的活动,让大家重新回到秩序化的生活。母亲宋宝珍这个人物以及她所代表的传统文化,可以说是尹力导演对于当下中国的社会发展所积聚的矛盾与冲突的一个解决方案——伦理、道德的力量。

《电影艺术》主编、研究员 谭政

谭政指出,《没有过不去的年》是当代中国社会风情画的一个深刻描摹,而且是工笔细画,入木三分、细致入微、穿透人心。影片通过小家庭来投射大社会,这个家庭的构造很特别,大多数时候他们是分散的、残破的,直到影片最后阖家团圆,大家在乡村寻找到精神寄托。影像虽然朴实无华,却极富冲击力,体现了导演深厚的叙事功力。片中的影像叙事多采用快切、手持摄影及部分长镜头,细腻而丰富地呈现出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在影片结尾处,摄影归于沉寂,呈现出人物心灵状态的转变,整体自然厚重。

会议最后,导演尹力谈了三点感受:“第一,针对大家谈到影片现实主义表达的问题,其实我除了讲述春节前后一个家庭的故事,我更希望它具有时代价值与历史意义,以后当人们回望过去的时候,《没有过不去的年》能够提供改革开放四十余年中国的历史参照;第二,虽然影片能以回归传统美德的方式解决时代的困境与矛盾,但在现实生活中却无法简单地采用这种方式解决,这不是我一个导演、一部影片所能回答的;第三我很感谢大家这部影片风格的肯定,其实我对我们制作组的要求就是‘好好说话’,讲好中国故事。”

王强对此次会议进行总结并致以感谢,指出《没有过不去的年》融困境、克服、良知、远行、回顾、失落、盼望、追问、反思等议题于一体,细节耐人寻味,是味道丰富、余味深长、值得“反复咀嚼”的现实主义佳作。华夏电影发行作为该影片的主控主投方将全力以赴做好各项筹备工作,力争在庚子年岁末为中国观众带来一份用生活碰撞生活、用情感激励情感、用灵魂感染灵魂的年度“文化大餐”。(热点新闻)

(编辑:gluser)

荐文章